<cite id="11161"></cite>

  • <bdo id="11161"></bdo>
    |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
    |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
    |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
    |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
    |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
    |產業資訊
    |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
    |獨家內容
    |雜志訂閱
    ?? 投稿
    您的位置:首頁 > 其它 > 獨家內容
    有支持也有爭議 新冠疫苗加強針到底該不該打?
    2021-10-12 15:10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融媒體見習記者  李子吉
      編者按
      以色列被認為是全世界疫苗接種率最高的國家,已有530萬人口完成了完整兩針疫苗接種,即便如此,以色列的疫情還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反復,甚至在8月份有超過550人死于新冠。新冠病毒變異株的威脅越來越大,接種疫苗加強針似乎成為防疫的必然選擇。與此同時疫苗公平仍任重道遠,部分國家或地區的疫苗難以滿足需求。
      這仿佛是一個惡性循環:病毒越危險,富裕國家就越想囤積疫苗;而其他地區接種率若持續低迷,就容易成為病毒變異的溫床。如此,在疫苗產能有限的情況下,我們是選擇給自己再上一道“保險”,還是分享疫苗讓病毒“無處藏身”?
      如今,多種新冠病毒的變異株在全球不同地區引發流行,雖然全球接種疫苗數量已經超過47億,但從不斷上升的確診病例數量來看,免疫屏障仍未建立。
      面對不斷變異、傳播性越來越強的新冠病毒,接種新冠疫苗加強針逐漸成為人們關注的重點。疫苗加強針是什么?和之前接種的疫苗有沒有什么區別?效果怎么樣?副作用大嗎?我們到底要不要接種加強針呢?
     
      加強針和之前接種的疫苗有差別嗎?
      首先要明確一點,加強針并不是重新研發出來的。所謂疫苗加強針,是指在常規接種疫苗后,額外增加的疫苗接種,它和常規的新冠疫苗是同一成分,只是把現有的疫苗再打一針。
      在完整的疫苗接種后,免疫系統會產生大量能識別、中和新冠病毒的抗體。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人體血液中的相關抗體水平可能會有所下降,但身體里的記憶B細胞和T細胞依舊在發揮功效。當它們再次暴露于新冠病毒后,免疫反應會迅速發生,前者會快速產生大量抗體,后者則會協助清除被感染的細胞。
      換而言之,加強針真的可以起到“加強”效果。
      科興董事長尹衛東在接受采訪時透露,科興最近完成的一項二期臨床研究顯示,已打完兩針劑次的志愿者在相隔3-6個月之后接種第三針,抗體可以在一周內迅速跳到十倍,半個月后達到二十倍。
      無獨有偶,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新冠滅活疫苗也已在近期完成在國內對于18歲以上、3-17歲人群的Ⅰ/Ⅱ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國藥的新冠滅活疫苗在以上人群中接種3劑后,安全性與耐受性良好,并能夠誘導較強的抗體反應,且免疫反應數據優于接種兩劑的數據。
      不僅滅活疫苗,在mRNA疫苗方面也有數據對加強針的“加強效果”進行支持。
      今年7月,輝瑞公司在第二季度的財報中提到,志愿者在完整接種mRNA疫苗的6個月之后,如果再接種第三針疫苗,相比第二針接種后,可以把中和抗體滴度提高5-8倍。
      在8月初,莫德納公司在第二季度財報中也提到,在完成其mRNA疫苗第二針接種的6-8月之后,人體內中和抗體水平會出現明顯下降;在第三針疫苗接種之后,中和抗體水平可以提高30-40倍,超過剛接種完兩針疫苗一個月后的水平。
     
      “加強針”和“第三針”
      我們平日里看到的報道,提到新冠疫苗加強針,很多都用了“第三針”這個詞。實際上,“第三針”是針對滅活疫苗、mRNA疫苗這些完整接種疫苗需要兩個劑次的類型種類來說的。
      根據研發路徑的不同,新冠疫苗有不同的種類,也就有了接種劑次的差別。就拿我國應用范圍最廣的滅活疫苗來說,完整的接種就需要兩個劑次,那加強針就是“第三針”了。
      我國共布局了5條新冠疫苗研發的技術路線,包括滅活疫苗、減毒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重組蛋白疫苗與核酸疫苗。
      滅活疫苗是通過對病原體進行培養、濃縮、滅活、純化等一系列工藝制成的疫苗,通常主要激活體液免疫,單劑次接種免疫原性弱,免疫效果會隨接種時間的延長而逐漸減弱,需要增加接種劑次以維持免疫效果。
      我國接種范圍最廣的北京國藥疫苗、科興疫苗、武漢國藥疫苗,都屬于滅活疫苗,完整的疫苗接種都需要兩個劑次。
      減毒疫苗由活病毒構成,通過基因改造或化學處理的方式,使病毒毒力明顯減弱或缺失,與滅活疫苗相比,其具有免疫原性強,作用時間持久,使用量少等優點。
      但同時因為減毒疫苗還保留了部分毒力,可能會在體內出現毒力返強的情況,免疫力低下的群體并不建議接種。
      腺病毒載體疫苗是指把病毒的抗原基因插入到無毒害的腺病毒載體中形成的疫苗。接種后腺病毒載體進入細胞,利用細胞的蛋白表達系統翻譯出抗原蛋白,可以刺激機體的體液免疫和細胞免疫,兼備了免疫原性高、作用時間久及安全性高等多個優點。
      我國腺病毒載體疫苗由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團隊和康希諾合作研發,單針接種即可完整接種程序。
      重組蛋白疫苗本質上是利用生物工程方法大量表達抗原蛋白,并基于純化后的蛋白進行疫苗構建。這種疫苗的安全性非常好,量產流程也比較成熟,但免疫原性較弱。
      我國目前投入應用的重組蛋白疫苗由安徽智飛龍科馬聯合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共同研制,需要接種3個劑次才算是完成完整的接種程序。接種這款疫苗的加強針,可就不是“第三針”,而是“第四針”了。
      核酸疫苗包括DNA疫苗和mRNA疫苗,是極具潛力的新一代疫苗研發技術。
      DNA疫苗是將病毒抗原基因的DNA通過質粒導入到人體細胞中,使抗原基因在人體細胞中表達產生抗原,從而激發人體的免疫反應,有穩定、儲存方便、易于量產、生產成本低等優勢。
      mRNA疫苗是把體外合成的編碼抗原的mRNA直接送入人體細胞,細胞以此mRNA為模板翻譯形成抗原蛋白,從而激發人體的免疫反應。安全性強,能夠同時誘導產生體液免疫和細胞免疫,還具有針對病原體變異反應速度快、生產工藝簡單、易規?;a等特點。新冠mRNA疫苗同樣需要接種兩個劑次。
      我國的新冠mRNA疫苗由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蘇州艾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與云南沃森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研制,2020年6月19日正式通過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臨床試驗批準。該疫苗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其核心原料和關鍵設備已實現了國產化,生產條件不需要P3級生物安全設施,生產周期短,產能可快速放大。
     
      “混合雙打”有待驗證
      既然新冠疫苗有這么多的研發路徑,各個路徑下的不同產品又各有優勢,那么加強針能不能選擇其他疫苗接種呢?目前確有研究使用不同技術路線的疫苗進行“混合雙打”,為的是誘導更強和更持久的免疫反應。
      據《自然》報道,5月18日,西班牙一項名為CombivacS的臨床試驗結果顯示,在先后接種阿斯利康的腺病毒載體疫苗和輝瑞的mRNA疫苗后,參與者產生了更高水平的抗體,并且這些抗體能夠在實驗室測試中識別并滅活新冠病毒。
      8月11日,智利宣布為3月31日之前接種過科興疫苗的55歲以上的近200萬人,接種第三針,加強針為牛津大學/阿斯利康的腺病毒載體疫苗。
      但目前,以“混合雙打”的形式進行加強針接種仍然處在數據積累的階段,還沒有被藥監部門審核確定可以作為新的免疫策略,世衛組織也表示不建議不同種類的新冠病毒疫苗“混打”。
      7月31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上,中國疾控中心免疫規劃首席專家王華慶同樣表示,目前我國在新冠疫苗接種過程中,不同技術路線的疫苗是不能進行替換的。假如有一些特殊情況,用同一個企業的同一個品種疫苗不能完成,后續也要用相同技術路線的疫苗來完成接種。
      可見,想要在加強針接種其他技術路線的疫苗,還要等待更多數據的支持。
     
      “開放”還是“禁止”?加強針要不要打?
      雖然臨床數據表明,接種新冠疫苗加強針確實可以大幅提高人體的免疫水平,但對于是否需要進行接種,各國、各地區目前都有不同的考慮。
      7月8日,輝瑞公司曾計劃向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申請新冠疫苗加強針緊急使用授權,當時并沒有被批準。
      但僅僅過了一個月,當地時間8月18日,拜登政府發布一份聲明稱,將向所有美國人提供新冠疫苗加強針。
      同樣,在以色列,由于國內感染病例數量不斷上升,7月29日,以色列總理宣布,將為60歲以上已完成疫苗接種的人提供第三劑新冠疫苗加強針。
      眼下,已經開始接種或者計劃接種疫苗加強針的國家正在不斷增多,除了上述提到的美國、以色列,還包括英國、法國、阿聯酋、俄羅斯、柬埔寨、瑞士等等。但是否真的需要現在就全面展開接種加強針的計劃?人們期望它能進一步減少病毒的感染,而站在全球抗疫的角度上看,或許還要考慮更多因素。
      當地時間8月23日,正在匈牙利訪問的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呼吁暫停接種新冠疫苗加強針兩個月,以減少全球疫苗不平等的現象,并防止出現新的變異新冠病毒。
      譚德塞表示,他對世界范圍內疫苗分配不均的情況感到“非常失望”,富裕國家的疫苗庫存不斷增加,而許多其他國家只能為一小部分人口提供第一劑和第二劑疫苗。
      就目前情況來看,多個國家及地區的新冠疫苗產能難以滿足需求,疫苗接種在貧富人群、不同種族人群中存在明顯不公平。據世衛組織數據表示,截至7月22日,非洲僅有約2000萬人完全接種了新冠疫苗,占總人口的1.5%,非洲目前擁有的新冠疫苗總劑量僅占全球的1.7%。
      新冠疫情是一個全球性的、跨越國界的公共衛生問題,病毒在任何一個地區的肆虐,都有可能進一步影響到全球的抗議大計。就像我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提到的那樣,“世界如果不共享疫苗,病毒將共享世界”。
      根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世界衛生組織和牛津大學發布的最新數據,如果不采取緊急行動增加疫苗供應并確保每個國家都能公平獲得,則將對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國家的社會經濟復蘇產生持久而深遠的影響。
      世衛組織的目標是在今年年底實現疫苗接種覆蓋全球40%的人口,兌現“在2021年向世界提供20億劑新冠疫苗”的承諾,并在2022年中期,將疫苗覆蓋率提升至70%。在這個過程中,我國對外援助疫苗數全球第一,充分展現了什么叫做“大國擔當”。
      在國內產能尚未形成規模、自身接種需求急劇上升情況下,我國自2020年9月起就開始向有急需的國家提供疫苗。截至今年8月初,我國已向100多個國家捐助疫苗,同時向60多個國家出口疫苗,總量已超過7.7億劑,居全球首位。
      但即便如此,想要形成全球規模的免疫屏障、實現全球范圍內的群體免疫,仍然任重道遠。據世衛組織估計,要實現讓全世界人口的70%接種疫苗的目標,至少需要110億劑疫苗。雖說疫苗生產技術日趨成熟,疫苗產能不斷擴大,我國新冠疫苗年產能據估算已達約70億劑次規模,但短時間內110億仍然難以企及。如此,將有限的產能傾斜到“助力構建全球免疫屏障上”,才是當務之急。
      總而言之,從目前的數據看來,新冠疫苗加強針確實具備有效性。但加強針要不要打?什么人需要打?什么時候打?該怎么打?能不能“混合雙打”?這些問題,都需等待相關專家的進一步研究結果以及真實世界的臨床數據來給我們答案。而且,對于大部分人群而言,接種兩針疫苗依舊可以帶來足夠的保護力,這時接種加強針,取得的效果只能說是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如何保障疫苗公平,將有限的疫苗在世界范圍內進行更合理的分配,恐怕是下一步需要考慮的問題。
      END
      來源:本刊原創文章
    關注微信公眾號:

    官方賬號直達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刊例 | 訂閱服務 | 版權聲明

    地址(Address):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13層(8-13 Floor, IT Center B Block, No.315 GuangNei Street,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郵編:100053 傳真:010-63691514 Post Code:100053 Fax:010-63691514

    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3 技術支持:wicep

    久久久一本精品99久久精品66
    <cite id="11161"></cite>

  • <bdo id="11161"></bdo>